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 - 闪汇惠惠 - 三好会会·3hhh.cn:3hhh.cn/5838 -扫一扫.cn·二维码.cn syci.cn/5838 扫一次


二维码
管理员
管理员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最爱沙发
  • 原创写手
  • 忠实会员
阅读:174回复:3

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8-05-15 23:59
问:「先生尝谓善、恶只是一物。善、恶两端,如冰、炭相反,如同谓只一物?」

先生曰:「至善者,心之本体
本体上才过当些子,便是恶了;
不是有一个善,却又有一个恶来相对也。
故善、恶只是一物。」
直因闻先生之说,则知程子所谓「善固性也,恶亦不可不谓之性。」
又曰:「善、恶皆天理。谓之恶者,本非恶,但于本性上过与不及之闲耳。」
其说皆无可疑。
先生尝谓「人但得好善如好好色,恶恶如恶恶臭,便是圣人。
直初闻之,觉甚易,后礼验得来,此个功夫着实是难。
如一念虽知好善、恶恶,然不知不觉,又夹杂去了。
才有夹杂,便不是好善如好好色、恶恶如恶恶臭的心。
善能实实的好,是无一念不善矣:
恶能实实的恶,是无念及恶矣。

如同不是圣人?
故圣人之学,只是一诚而已。

描述: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: 333e.cn/5838

图片:333e.cn-5838jpg.jpg

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: 333e.cn/5838



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
2016-10-12 01:51:18

本期节目主要内容:

 1、歌曲《阳明颂》,领唱:杨洪基,合唱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2、《传习录》节选,朗诵:温玉娟,演奏:丁雪儿、孙楚泊

 3、歌曲《漫漫心路》,演唱:王庆爽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4、歌曲《龙场悟道》,演唱:田毅

图片:心即理.jpg


 5、歌曲《人心》,演唱:曲丹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6、歌曲《明镜》与《花儿艳》,演唱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7、歌曲《吾性自足》,演唱:吕宏伟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8、《传习录》节选,朗诵:方明,演奏:丁雪儿

图片:知行合一.jpg


 9、歌曲《知行合一》,演唱:白雪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10、歌曲《有一种品格叫担当》,演唱:王越

 11、歌曲《成事之道》,演唱:吴静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12、歌曲《把握当下》,演唱:高斌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13、《传习录》节选,朗诵:温玉娟,演奏:孙楚泊

 14、歌曲《良知无价》,演唱:郭祁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15、歌曲《天理》,演唱:龚爽,唐枷钦,刘凯,常峰,孙龙飞

 16、歌曲《为民做主是官骨》,演唱:李宏伟

 17、歌曲《敬畏生命》,演唱:曹芙嘉

 18、《传习录》节选,朗诵:方明演奏:丁雪儿、孙楚泊

 19、歌曲《你是谁》,演唱:赵一颐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20、歌曲《有和无》,演唱:老兵、李炜鹏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 21、歌曲《啾啾吟》写意,领唱:陈笛,合唱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

图片:致良知.jpg


 22、散文诗《呼唤良知》,朗诵:徐涛

 23、歌曲《我心光明》,领唱:魏松、尤泓斐合唱,舞蹈:贵州大学艺术学院。

图片:我心光明.jpg


(《我心光明——走进王阳明咏诵会》 20161011)



○爱因未会先生知行合一之训,与宗贤惟贤往复辩论,未能决。
以问于先生。先生曰,「试举看」。


爱曰,「如今人尽有知得父当孝,兄当弟者,却不能孝,不能弟。便是知与行分明是两件」。
先生曰,「此已被私欲隔断,不是知行的本体了。未有而不行耆。
知而不行,只是未和圣蒉教人知行,正是要复那本体。
不是着你只恁的便罢。故大学指个真知行与人看,说『如好好色』,『如恶恶臭』。
见好色属知,好好色属行。
只见那好色时,已自好了。不是见了后,又立个心去好。
闻恶臭属知,恶恶臭属行。只闻那恶臭时,已自恶了。不是闻了后,别立个心去恶。
如鼻塞人虽贝恶臭在前,鼻中不曾闻得,便亦不甚恶。亦只是不曾知臭。
就如称某人知孝,某人知弟。必是其人已曾行孝行弟,方可称他知孝知弟。
不成只是晓得说些孝弟的话,便可称为知孝弟。
又如知痛,必已自痛了,方知痛。知寒,必已自寒了。知饥,必已自矶了。
知行如何分得开?此便是知行的本体,不曾有私意隔断的。
圣人教人,必要是如此,方可谓之知。
,不然,只是不曾知。此却是何等紧切着实的工夫。
如今苫苫定要说知行做两个,是甚么意?。某要说做一个,是什么意?
若不知立言宗旨。只管说一个两个,亦有甚用」?


爱曰,「古人说知行做两个,亦是要人见个分晓一行做知的功夫,一行做行的功夫,即功夫始有下落」。
先生曰,「此却失了古人宗旨也。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。
行是知的功夫。知是行之始。行是知之成。
若会得时,只说一个知,已自有行在。
只说一个行,已自有知在。
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,又说一个行者,
只为七间有一种人,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,全不解思惟省察。
也只是个冥行妄作。所以必说个知,方纔行得是。
又有一种人,茫茫荡荡,悬空去思一索。全不肯着实躬行。
也只是个揣摸影响。所以必说一个行,方纔知得真。
此是古人不得已,补偏救弊的说话。
若见得这个意时,即一言而足。
今人却就将知行分作两件去做。
以为必先知了,然后能行。
我如今且去讲习讨论做知的工夫。
待知得真了,方去做行的工夫。
故遂终身不行,亦遂终身不知。
此不是小病痛,其来已非一日矣。
某今说个知行合一,正是对病的药。又不是某凿空杜撰。知行本体,原是如此。今若知得宗旨时,即说两个亦不妨。亦只是一个。若不会宗旨,便说一个,亦济得甚事?只是闲说话」。
http://d.zg-m.cn/儒藏/语录/传习录-12.html
http://d.zg-m.cn/儒藏/语录/传习录.html
  • 喜欢0 评分0
    
    二维码
    管理员
    管理员
    • 社区居民
    • 最爱沙发
    • 原创写手
    • 忠实会员
    沙发#
    发布于:2018-05-17 08:28
    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
    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

    ○重修山阴县学记(乙酉)
     山阴之学,岁久弥敝。
    教谕汪君瀚辈以谋于县尹顾君铎而一新之,请所以诏士之言于予。
    时予方在疚,辞,未有以告也
    。已而顾君入为秋官郎,洛阳吴君瀛来代,复增其所未备而申前之请。
    昔予官留都,因京兆之请,记其学而尝有说焉。
    其大意以为朝廷之所以养士者不专于举业,而实望之以圣贤之学。
    今殿庑堂舍,拓而辑之;饩廪条教,具而察之者,是有司之修学也。
    求天下之广居安宅者而修诸其身焉,此为师、为弟子者之修学也。
    其时闻者皆惕然有省,然于凡所以为学之说,则犹未之及详。今请为吾越之士一言之。

     夫圣人之学,心学也。学以求尽其心而已。
    尧、舜、禹之相授受曰: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”
    道心者,率性之谓,而未杂于人。无声无臭,至微而显,诚之源也。
    人心,则杂于人而危矣,伪之端矣。
    见孺子之入井而恻隐,率性之道也;从而内交于其父母焉,要誉于乡党焉,则人心矣。
    饥而食,渴而饮,率性之道也;从而极滋味之美焉,恣口腹之饕焉,则人心矣。
    惟一者,一于道心也。
    惟精者,虑道心之不一,而或二之以人心也。
    道无不中,一于道心而不息,是谓“允执厥中”矣。
    一于道心,则存之无不中,而发之无不和。
    是故率是道心而发之于父子也无不亲;发之于君臣也无不义;
    发之于夫妇、长幼、朋友也无不别、无不序、无不信;是谓中节之和,天下之达道也。
    放四海而皆准,亘古今而不穷;天下之人同此心,同此性,同此达道也。


    舜使契为司徒而教以人伦,教之以此达道也。
    当是之时,人皆君子而比屋可封,盖教者惟以是教,而学者惟以是为学也。
    圣人既没,心学晦而人伪行,功利、训诂、记诵辞章之徒纷沓而起,
    支离决裂,岁盛月新,相沿相袭,各是其非,人心日炽而不复知有道心之微。
    间有觉其纰缪而略知反本求源者,则又哄然指为禅学而群訾之。
    呜呼!心学何由而复明乎!
    夫禅之学与圣人之学,皆求尽其心也,亦相去毫厘耳。
    圣人之求尽其心也,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。
    吾之父子亲矣,而天下有未亲者焉,吾心未尽也;
    吾之君臣义矣,而天下有未义者焉,吾心未尽也;
    吾之夫妇别矣,长幼序矣,朋友信矣,而天下有未别、未序、未信者焉,吾心未尽也。
    吾之一家饱暖逸乐矣,而天下有未饱暖逸乐者焉,其能以亲乎?义乎?别、序、信乎?吾心未尽也;
    故于是有纪纲政事之设焉,有礼乐教化之施焉,凡以裁成辅相、成己成物,而求尽吾心焉耳。
    心尽而家以齐,国以治,天下以平。
    故圣人之学不出乎尽心。
    禅之学非不以心为说,然其意以为是达道也者,固吾之心也,吾惟不昧吾心于其中则亦已矣,而亦岂必屑屑于其外;其外有未当也,则亦岂必屑屑于其中。
    斯亦其所谓尽心者矣,而不知已陷于自私自利之偏。
    是以外人伦,遗事物,以之独善或能之,而要之不可以治家国天下。
    盖圣人之学无人己,无内外,一天地万物以为心;
    而禅之学起于自私自利,而未免于内外之分;斯其所以为异也。
    今之为心性之学者,而果外人伦,遗事物,则诚所谓禅矣,
    使其未尝外人伦,遗事物,而专以存心养性为事,则固圣门精一之学也,而可谓之禅乎哉!
    世之学者,承沿其举业词章之习以荒秽戕伐其心,既与圣人尽心之学相背而驰,日鹜日远,莫知其所抵极矣。
    有以心性之说而招之来归者,则顾骇以为禅,而反仇仇视之,不亦大可哀乎!
    夫不自知其为非而以非人者,是旧习之为蔽,而未可遽以为罪也。
    有知其非者矣,藐然视人之非而不以告人者,自私者也。
    既告之矣,既知之矣,而犹冥然不以自反者,自弃者也。
    吾越多豪杰之士,其特然无所待而兴者,为不少矣,而亦容有蔽于旧习者乎?
    故吾因诸君之请而特为一言之。
    呜呼!吾岂特为吾越之士一言之而已乎?
    http://d.zg-m.cn/儒藏/语录/王明阳集-29.html
  • 举报 回复(0) 喜欢(0)     评分
    
    二维码
    管理员
    管理员
    • 社区居民
    • 最爱沙发
    • 原创写手
    • 忠实会员
    板凳#
    发布于:2018-05-17 08:38
    ○黄以方问,「先生格致之说,随时恪物以致其知,则知是一节之知,非全体之知也,何以到得『溥博如天,渊泉如渊』地位?」
    先生曰:「人心是天.渊。心之本体,无所不该,原是一个天,只为私欲障碍,则天之本体失了:心之理无穷尽,原是一个渊,只为私欲窒塞,则渊之本体失了。如今念念致真知,将此障碍窒塞一齐去尽,则本体已复,便是天、渊了。」
    乃指天以示之曰:「比如面前见天,是昭昭之天,四外见天,也只是眧眧之天。只为许多房子墙壁遮蔽,便不见天之全体,若撤去房子墙壁,总是一个天矣。不可道跟前天是昭昭之天,外面又不是昭昭之天也。于此便见一节之知郥全体之知,全体之知郥一节之知,总是一个本体。」

     ○先生曰:「圣贤非无功业气节:但其循着这天理则便是道,不可以事功气节名矣。」
     ○「『发愤忘食』是圣人之志如此,真无有已时。『乐以忘忧』是圣人之道如此,真无有戚时。恐不必云得不得也。」
     ○先生曰﹕「我辈知,只是名随分限所及;今日良知见在如此,只随今日所知扩充到底,明日晨知又有开悟,便从明日所知扩充到底,如此方是精一功夫。与人论学,亦须随人分限所及;如树有这些萌芽,只把这些水去灌慨,萌芽再长,便又加水,自拱把以至合抱,灌溉之功皆是随其分限所及,若些小萌芽,有一桶水在,尽要倾上,便浸壤他了。」

     ○问知行合一。
    先生曰:「此须识我立言言宗旨今人学问,只因知、行分作两件,故有一念猣动,虽是不善,然却未曾行,便不去禁止。我今说个『知、行合一』,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虚,便即是行了;猣动虚有不善,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,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:此是我上上言宗旨。」

     ○「圣人无所不知,只是知个天理:无所不能,只是能个天理。圣人本体明白,故事事知个天理所在,便去尽个天理:不是本体明后,却于天下事物都便知得,便做得来也。天下事物,如名物度数、草木鸟兽之类,不胜其烦,圣人须是本体明了,亦何缘能尽知得。但不必知的,圣人自不消求知,其所当知的,圣人自能闲人:如『子入太庙,序事间』之类。先儒谓『虽知亦问,敬谨之至』;此说不可通。圣人于礼乐名物,不必尽知,然他知得一个天理,便自有许多节文度数出来,不知能问,亦即是天理节文所在。」

     ○问:「先生尝谓善、恶只是一物。善、恶两端,如冰、炭相反,如同谓只一物?」先生曰:「至善者,心之本体。本体上才过当些子,便是恶了;不是有一个善,却又有一个恶来相对也。故善、恶只是一物。」直因闻先生之说,则知程子所谓「善固性也,恶亦不可不谓之性。」
    又曰:「善、恶皆天理。谓之恶者,本非恶,但于本性上过与不及之闲耳。」其说皆无可疑。
    ○先生尝谓「人但得好善如好好色,恶恶如恶恶臭,便是圣人。
    直初闻之,觉甚易,后礼验得来,此个功夫着实是难。
    如一念虽知好善、恶恶,然不知不觉,又夹杂去了。
    才有夹杂,便不是好善如好好色、恶恶如恶恶臭的心。
    善能实实的好,是无一念不善矣:恶能实实的恶,是无念及恶矣。
    如同不是圣人?故圣人之学,只是一诚而已。

     ○问「修道说」言﹁率性之谓道」属圣人分上事,「修道之谓教」属贤人分上事。先生日︰﹁众人亦率性也,但率性在圣人分上较多,故﹃率性之谓道﹄属圣人事;圣人亦修道也,但修道在贤人分上多,故﹃修道之谓教﹄属贤人事。」又日︰「︿中庸﹀一书,大抵皆是说修道的事︰放后面凡说君子,说颜渊,说子路,皆是能修道的;说小人,说贤知、愚不肖,说庶民,皆是不能修道的;其它言舜、文、周公、仲尼,至诚至圣之类,则又圣人之自能修道者也。」
     ○问︰「儒者到三更时分,扫荡胸中思虑,空空静静,与释氏之静只一般,两下皆不用,此时何所分别?﹂先生日︰「动、静只是一个。那三更诗分,空空静静的,只是存天理,即是如今应事接物的心,如今应事接物的心,亦是循此理,便是那三更时分空空静静的心。故动、静只是一个,分别不得。知得动、静合一,释氏毫厘差处亦自莫掩矣。」
     ○门人在座,有动止甚矜持者。先生曰︰「人若矜持太过,终是有弊。」日﹕「衿得太过,如何有弊?」日︰「人只有许多精神,若专茌容貌上用功,刖于中心照管不及者多矣。」有太直率者,先生曰︰「如今讲此学,却外面全不检束,又分心与事为二矣。」
     ○门人作文送友行,问先生曰︰「作文字不免费思,作了后又一二日常记茌怀。」曰︰「文字思索亦无害;但作了常记在怀,则为文所累,心中有一物矣,此则未可也。」又作诗送人。先生看诗毕,谓日︰「凡作文字要随我分限所及;若说得太过了,亦非修辞立诚矣。」
     ○「文公『格物』之说,只是少头脑。如所谓『察之于念虑之微』,此一句不该与『求之文字之中,验之于事为之着,索之讲论之际』混作一例看,是无轻重也。」
     ○问有所忿懥一条。先生曰:「忿懥畿件,人心怎能无得,只是不可『有所』耳。几人忿懥,着了一分意思,便怒得过当,非廓然大公之体了。故有所忿懥,便不得其正也。如今于凡忿懥等件,只是个物来顺应,不要着一分意思,便心体廓然大公,得其本体之正了。且如出外见人相鬫,其不是的,我心亦怒:然虽怒,却此心廓然,不曾动些子气。如今怒人,亦得如此,方纔是正。」
     ○先生尝言:「佛氏不着相,其实着了相,吾儒着相,其实不着相。」请问。曰:「佛怕父子累,却逃了父子,怕君臣累,却逃了君臣,怕夫妇累,却逃了夫妇,都是为个君臣、父子、夫妇着了相,便须逃避。如吾懦有个父子,还他以仁,有个君臣,还尥以义,有个夫妇,还他以别,何曾着父子、君臣、夫妇的相?以下门人黄修易录
     ○黄勉叔问:「心无恶念时,此心空空荡荡的,不知亦须存个善念否?」先生曰:「既去恶念,便是善念,便复心之本体矣:譬如日光被云来遮蔽,云去光已复矣。若恶念既去,又要存个善念,即是日光之中添燃一灯。
     ○问﹕「近来用功,亦颇觉妄念不生,但腔子里黑窸窸的,不知如何打得光明?」先生曰﹕「初下手用功,如何腔子里便得光明?譬如奔流浊水,绕聍在缸里,初然虽定,也只是昏浊的;须矣澄定既久,自然渣滓尽去,复得清来。汝只要在良知上用功;良知存入,黑窸窸自能光明也。今便要责效,却是助长,不成工夫。」
     ○先生曰﹕「吾教人『致良知』,在『格物』上用功,却是有根本的学问;日长貂一日,愈久愈觉精明。世儒教人事事物物上去寻讨,却是无根本的学问;方其庄时,虽暂能外面饰,不见有过,老则精神衰迈,终须放倒;譬如无根之树,移栽水边,虽暂时鲜好,终久要憔悴。」

    http://d.zg-m.cn/儒藏/语录/传习录-12.html
  • 举报 回复(0) 喜欢(0)     评分
    
    二维码
    管理员
    管理员
    • 社区居民
    • 最爱沙发
    • 原创写手
    • 忠实会员
    地板#
    发布于:2018-05-17 09:04
     △啾啾吟
     知者不惑仁不忧,君胡戚戚眉双愁?
    信步行来皆坦道,凭天判下非人谋。
    用之则行舍即休,此身浩荡浮虚舟。
    丈夫落落掀天地,岂顾束缚如穷囚!
    千金之珠弹鸟雀,掘土何烦用镯镂?
    君不见东家老翁防虎患,虎夜入室衔其头?
    西家儿童不识虎,报竿驱虎如驱牛。
    痴人惩噎遂废食,愚者畏溺先自投。
    人生达命自洒落,忧谗避毁徒啾啾!


    王明阳集: 333e.cn/5668
  • 举报 回复(0) 喜欢(0)     评分
    游客
    

    返回顶部